战斗力体育网——专注体育新闻、体育资讯。

热门关键词:

战斗力体育 > 健康 > 正文 >

母亲是我们的“孩子”

来源:互联网 发布时间:2019-04-18
今年的2月7日,真可谓我们家的“汶川大地震”。

  那天上午,母亲在一条乡村公路上行走时,不幸被她身后急速驶来的一辆可恶的摩托车撞倒,当即右脑着地,血流满地。随后,她被急送我们这里最好的一家二甲医院进行抢救。经CT证实有颅内出血。由于她伤情太重,遂立即被推进手术室进行开颅手术,清除血肿近百毫升。翌日,因为仍发现出血,又做了第二次开颅手术。经过该院医护人员的奋力抢救,谢天谢地,母亲终于于伤后的第七天从昏迷中醒来,挣脱出死神的怀抱。我们全家人喜极而泣,一起为她的生命祈祷,一起为她的生命奔忙。

  此后,母亲从ICU病房里转出来,我们三弟兄和三妯娌把所有的生意和工作进行了调整,24小时轮班精心守护着她。母亲因为左脑对冲伤,右侧肢体出现偏瘫,饮食需从流质开始加量,而且大小便不能自理。我们感觉这时的母亲和小孩差不多,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。我们索性把她当我们的“孩子”一般看待和呵护。我们全力帮助她,就如30多年前她与父亲细心呵护我们三弟兄成长一样。渐渐地,母亲能喝点牛奶了,稍能翻身了,能喃喃自语了,能做“1+1=2”的加法了,能认识她的一些亲人和熟人了。她的每一声呻吟,都痛在我们心上;她的每一点进步,都喜在我们心上。病前的母亲能干、精明、勤俭,所有江汉平原农村妇女拥有的美好品格她一样不少。病中的母亲柔弱亦分外坚强,我们期待她嚼着伤痛,就像她出事前嚼着甘蔗一样轻松,吃完了,便将渣随手一扔。

  两个多月后,母亲进食较好,已不需要输液了。她出院了,回到了她两个多月没有回去的家。正是阳春三月,草长莺飞,暖阳映照着她的面庞。母亲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作为内科医生的我知道,母亲其实是把一些痛苦咽下去,然后在黑暗中为自己新的生命舞蹈。但因为脑外伤太重,她仍不能自己吃饭,大小便也不能自理,更不能下地行走。尤其让我们难过的是,她的脑子时好时坏,有时甚至说不出她异常疼爱的我们这些孩子或孙子们的名字。她在半夜里或者清晨容易情绪激动,这时我们就要像哄小孩那样哄她,帮她分散注意力,直到她平静下来。

  父亲是位行医50余年的老中医,他不得不丢下单位里的门诊工作。现在唯一的工作,就是为老伴每天仔细做理疗、扎针灸、按摩患处,并熬上一些健胃、利尿、扶正的中药,慢慢喂给她喝。我们三弟兄夫妇仍然分班无微不至地照顾她,以至于她在病床上躺了3个多月没有一个褥疮,身上没有一点异味。母亲目前终于能够在轮椅上或藤椅上坐坐了,能够用左手拿小东西吃,能够在我们照顾她一通宵离开时送给我们一点微笑了。我们即使再累,看见她的微笑,疲乏也一扫而光。

  母亲的后期康复还有待时日,还要在3个月后做颅骨修补手术,仍有赖我们将孝心持续下去。母亲老了、病了,以前我们是她的孩子,现在她是我们的“孩子”。我们坚信她今后有一天,一定能准确地一一叫出我们的乳名,将幸福生活继续下去。

  (湖北周晓胜)


旅游